<strike id="xjvt7"></strike>

<ruby id="xjvt7"></ruby>

<em id="xjvt7"></em>

      <noframes id="xjvt7"><address id="xjvt7"></address>

      <form id="xjvt7"><th id="xjvt7"><th id="xjvt7"></th></th></form>
      <form id="xjvt7"><th id="xjvt7"><progress id="xjvt7"></progress></th></form>
      <em id="xjvt7"><form id="xjvt7"><th id="xjvt7"></th></form></em>
      <address id="xjvt7"></address>
      <form id="xjvt7"></form>

      <noframes id="xjvt7">
      <noframes id="xjvt7"><form id="xjvt7"></form>
      <noframes id="xjvt7"><address id="xjvt7"></address>
      <noframes id="xjvt7"><listing id="xjvt7"><listing id="xjvt7"></listing></listing>

        <address id="xjvt7"><listing id="xjvt7"></listing></address>
        <noframes id="xjvt7">

        叶金俄日:生态管护员扎根黑河源头16载(图)

        发布时间:2022-06-06 14:32 | 来源:中国文明网 2022年6月 | 查看:142次

        大师.jpg

        人物故事:

          叶金俄日,男,蒙古族,1972年6月生,中共党员,青海省祁连县农牧水利和科技局黑河源头流域生态管护员。2006年,叶金俄日和妻子驻守祁连县黑河源头流域管护站,负责方圆200多平方公里、10个巡查点50多条支流的管护任务。在人迹罕至的高原冻土滩上,他们克服重重困难,伴山而居、依水而眠,忍受长期远离亲人朋友的孤独,守护黑河源头流域平安。

          离别家乡守护黑河

          曾在武警青海总队黄南支队服役的叶金俄日退伍后回到家乡野牛沟乡大泉村,过着放牧的生活。由于当时沙龙滩的草场环境已经被“黑土滩”侵蚀,家里的草场载畜力有限,无法放牧过多牛羊,叶金俄日家庭收入并不是很好。2006年,祁连县委县政府要在黑河源头流域建立一座管护站,管护员人选优先考虑退伍军人。听到这个消息,34岁的叶金俄日没有多想,决定去争取这份工作。

          得到被录用消息的第一时间,叶金俄日就立即来到了管护站。尽管做好了吃苦的准备,但看到所谓的管护站,他的心里还是“咯噔”了一下。一条砂石路通往一顶12平方米的棉布帐篷,吃住都得在这顶帐篷里,没有水电。他回到家把情况跟妻子冬木措简单说了一下,希望她留在家里,自己一个人住到管护站去。但冬木措坚持一起去,方便照顾他的日常生活。纵然叶金俄日是当过兵的硬汉,也被妻子的理解支持所感动。第二天,叶金俄日将女儿交给老人照看,借了一辆手扶拖拉机,和妻子一起拉着床板、被褥和锅灶等到了管护站,当晚他们就住到了帐篷里。从此,黑河源头流域多了一座夫妻管护站。

          由于管护站距离县城太远,夫妻俩很少能吃到新鲜蔬菜,易于储藏的土豆便成了他们唯一能吃到的“蔬菜”。煤炭炉是他们的取暖设施,一年四季都需要生炉子取暖!岸熳罾涞氖焙,凌晨三四点我还要起来再生一次炉子,要不然冷得受不了!币督鸲砣账,在帐篷里,他和妻子度过了难忘的一年。2007年6月,在农牧局的帮助下,叶金俄日居住的帐篷变成了简易房,依旧没有通电,只能通过光伏板来满足日常生活的基本用电。虽然在外人看来条件艰苦,但叶金俄日觉得很满足。

          艰辛巡护无怨无悔

          管护站方圆200多平方公里,10个巡查点50多条支流,都是叶金俄日夫妇管护的范围,最远的地方离管护站大约有70公里,最近的也有20公里。他们巡山时使用的交通工具是一辆破旧的摩托车,这还是叶金俄日从弟弟那里借来的。他们每周都要骑着这辆摩托车,对黑河源头流域进行两次巡护。到了没路的地方,他们便将摩托车撂下,再翻山越岭步行七八公里,抵达站点。完成一次巡护,最长需要10个小时,最短也需要5个小时。

          叶金俄日和妻子每天早上出发,经常要到晚上才能巡护回来,中午带点干粮充饥。有时摩托车的车胎被扎破,他们就将随身穿的衣服脱下来塞进轮胎里,推着摩托车走回来。如果遇到大雨大雪,就在牧民帐房里借宿。要是路遇棕熊、狼群,他们将线衣脱下来绑在木棍上点燃,并不断摇晃来驱赶野兽。一次巡查归来正赶上河水涨潮,摩托车被冲走,他们一路追到下游,好不容易才把摩托车打捞上来。这时天已经黑透,摩托车进水打不着火,夫妻俩就一直等到第二天河水退潮,才趟过河回到了管护站。

          巡查中,他们还要格外注意是否有盗采滥挖的人。一次,他们在洪水梁遇见了十几个淘金人,叶金俄日一边让妻子给上级部门打电话,一边走上前去阻止,告诉对方不要破坏植被和水源地。这些人仗着人多,威胁叶金俄日少管闲事。但叶金俄日没有害怕,反复给他们宣讲生态;さ恼。这些人被叶金俄日的勇气所震慑,也被他的诚意所打动,主动撤离了。像这样的事,在巡护时经常发生。虽然路途充满艰辛,甚至危险,但叶金俄日坦然面对,日日坚持。

          管护区生态逐年向好

          随着黑土滩治理、山水林田湖综合治理、源头禁牧、草原鼠害治理等一系列政策措施的实施,黑河源头区域逐渐恢复了原貌,盗采滥挖的现象几乎绝迹,生态环境得到了明显改善。如今的黑河上游流域植被覆盖率增多,以青海云杉、祁连圆柏、桦树、杨树、柳树、沙棘等为主的天然林区;ね暾;珍稀濒危的野生动物和候鸟数量增多,已成为黑颈鹤、藏雪鸡、蓝马鸡等理想的栖息之地,野牦牛、盘羊、藏羚羊、白唇鹿、马鹿、岩羊、香獐在此奔跑,雪豹、熊不时出没。在这里先后发现国家一级;ざ锸钢、二级;ざ锒嘀,人与动物和谐共生的草原又回来了。

          “以前很难见到的黑颈鹤和獐子,现在经常能见到了!币督鸲砣账,野生动物的回归,就是这里生态逐渐向好的最好明证。

          在这人迹罕至的高原冻土滩上,叶金俄日和妻子一起伴山而居、依水而眠,长期远离亲人朋友的孤独感绝非一般人所能承受!拔以敢庖恢笔鼗ぷ耪庖环焦释,看着它慢慢恢复原本的美貌!币督鸲砣杖缡撬。(责任编辑:贺子桓 王秀祥)

        来源:退役军人事务部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