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xjvt7"></strike>

<ruby id="xjvt7"></ruby>

<em id="xjvt7"></em>

      <noframes id="xjvt7"><address id="xjvt7"></address>

      <form id="xjvt7"><th id="xjvt7"><th id="xjvt7"></th></th></form>
      <form id="xjvt7"><th id="xjvt7"><progress id="xjvt7"></progress></th></form>
      <em id="xjvt7"><form id="xjvt7"><th id="xjvt7"></th></form></em>
      <address id="xjvt7"></address>
      <form id="xjvt7"></form>

      <noframes id="xjvt7">
      <noframes id="xjvt7"><form id="xjvt7"></form>
      <noframes id="xjvt7"><address id="xjvt7"></address>
      <noframes id="xjvt7"><listing id="xjvt7"><listing id="xjvt7"></listing></listing>

        <address id="xjvt7"><listing id="xjvt7"></listing></address>
        <noframes id="xjvt7">

        以身许党的革命先烈,也有柔情似水的生命绝笔(组图)

        发布时间:2022-04-08 13:03 | 来源:CCTV4 2022-04-07 17:17:08 | 查看:1328次

        以身许党的革命先烈,也有柔情似水的生命绝笔(来源:视频综合)

        革命先烈们对家人有着真挚的情感,

        但以身许党的他们与家人聚少离多,

        主要以书信的形式与家人沟通。

        他们为革命事业牺牲前,

        给亲人留下绝笔....

        “未能战死沙场,真是恨事”

        以身许党的革命先烈,也有柔情似水的生命绝笔

        何孟雄,1898年出生在湖南省酃县。1918年夏天赴北京参与留法勤工俭学筹备活动,结识了在北京读书的同乡缪伯英。

        以身许党的革命先烈,也有柔情似水的生命绝笔

        1920年11月,缪伯英成为中国共产党首位女党员。1921年,何孟雄和缪伯英举行婚礼,李大钊称赞他们是“党内一对为了共同的理想信仰而奋斗的英雄夫妻”。

        1929年10月,在上海法租界的缪伯英为躲避国民党特务的追捕,在芦苇丛中待了一夜。身体虚弱的她被何孟雄送进医院。

        住院期间,缪伯英知道自己时日无多,便给深爱着的何孟雄留下绝笔:

        既以身许党,应为党的事业牺牲,奈何因病行将逝世,未能战死沙场,真是恨事!孟雄,你要坚决斗争,直到胜利。你若续娶,要能善待重九、小英两孩,使其健康成长,以继我志。

        以身许党的革命先烈,也有柔情似水的生命绝笔

        在生命的最后阶段,缪伯英没有过多关心自己的身体,她更关心的是未竟的革命事业,她依旧鼓励丈夫和孩子继续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

        以身许党的革命先烈,也有柔情似水的生命绝笔

        而何孟雄没有辜负妻子的嘱托,依旧“坚持斗争”。然而妻子离世后一年多,何孟雄就被反动派逮捕。狱中的何孟雄拒绝被反动派拉拢:

        革命队伍内部出现了叛徒固然可恨,也不能影响革命。今天叛徒出卖了我,明天将有千百个革命的后来人!

        他留给妻子的日记,竟成绝笔

        以身许党的革命先烈,也有柔情似水的生命绝笔

        许包野,广东汕头人。1917年,许包野和叶雁苹喜结连理。1919年,他赴法勤工俭学,只能以家书的形式表达对叶雁苹的思念。

        1931年,许包野终于回到家乡,见到了思念已久的叶雁苹?墒鞘旌,许包野又要离开。

        以身许党的革命先烈,也有柔情似水的生命绝笔

        从事地下工作的许包野不能告诉妻子去向,他只能指着面前的大树说:“雁苹,等这棵树再开花的时候,我就回来!绷俦鹗,许包野留给妻子一本日记。

        以身许党的革命先烈,也有柔情似水的生命绝笔

        可没想到,这本日记竟成了许包野留给爱妻的绝笔:

        我虽有一管笔,但我写不出字。我虽有一张纸,但我想不出话?砂难愣,你若到了南边,见了我的爱人,你可对她说道:祝你平安。

        后来,许包野在敌人的酷刑中牺牲,年仅35岁。直到1985年,叶雁苹才得知丈夫早已牺牲,老泪纵横的她亲吻着许包野留下绝笔的日记本......

        许包野、叶雁苹,何孟雄、缪伯英,这一代人的爱情,都饱含着对国家更深沉的爱。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